老鸦洲渡口: 一人一船长相守 一静一闹总相宜

来源:佛山日报 时间:2017-11-24 08:45

渡船抵达老鸦洲渡口,乘客下船。

老鸦洲渡口只有一艘渡船,卢锡辉是渡船上的唯一一名船工。2004年至今的13年里,卢锡辉朝夕不改为村民出行保驾护航。

 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报道:老鸦洲,是位于西、北江交汇处的小岛,隔北江与三水老县城河口相望,思贤滘那头则是三水文风昌盛地昆都山。岛上曾经居住着200多人,如今都搬出岛,但辛勤的农人仍在岛上耕种。作为一个江心岛,渡船成为岛上人员往来该岛的唯一出行方式。

  渡船连接岛与岸

  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厚重的引擎声响起,老鸦洲渡口的渡船再次启航,开往河中央的老鸦洲岛。前日下午,在等待近一个小时后,记者终于登上了渡船。“我们正常是一天四班,早上一班,中午两班,下午5时半最后一班。”渡口负责人卢锡辉说,“因为正好有几名乘客在等,凑在一起正好一船人,可以开一班。”

  说话间,渡船缓缓离岸,驶向江心。与我同渡的除了两名农民,还有几位商人模样的人。一聊,原来他们是来岛上考察的。“老鸦洲岛上还有大片的土地,想承包出去,我们一起去看看现场,是否能投资。”一位客商说。

  渡船一路逆水而上,可见大量小木船靠在岸边,船上晒着衣服,还有晾晒的腊鱼。岸边就是三水有名的水上村,居民都是渔民,长年逐鱼而居,现在鱼类资源匮乏,他们中不少人选择上岸进工厂谋生路,但仍有少数中老年人坚守着老祖宗传下来的生计。

  几分钟后,渡船渐渐靠岸,抵达老鸦洲。老鸦洲是西江、北江交汇处的一个三角形沙岛,这里位置独特,往北74公里是清远,往南75公里是广州,往西50公里是肇庆。思贤滘从老鸦洲旁流过,洪水多发时节常现鸳鸯水奇观,隔河相望的是三水文风昌盛地昆都山。岛上鸡犬相闻,农人辛苦耕种,怡然自乐。有村民说,村里的景色,曾引来了很多游客,常有人上岛拍摄婚纱照。

  从小木船到大铁船

  地处江心,渡船是通往老鸦洲的唯一交通方式。由于岛上人员不多,该渡口只有一艘渡船,也只有一名船工,那就是卢锡辉。但此次我们去时,卢锡辉却充当起收费员来,原来他的船工证正在年审,但渡船又不能无人驾驶,他只好请了一位驾驶员临时代替他。

  弃船登岸,漫步小岛,偶见田地里劳作的人们。岛上的大部分房子也有人打扫,“但到了晚上,人们就乘船回到河口。”卢锡辉说,原来有两三百人居住在岛上,如今只剩下2位老人常住,其他村民均已在西南等地购房、生活。老鸦洲也逐渐回归到了原始生态,人烟稀少,绝大部分房子都常年空着。

  回程时,卢锡辉和我们聊起老鸦洲渡船轶事。“岛上最早出行靠的是小木船,只能乘坐几个人。”卢锡辉说,以前几乎每年岛上都会被洪水淹没,所以岛上的居民家家户户都备有小木船。不知何时起,渡口换了水泥船。“水泥船?能行吗?”记者充满疑虑。“瞧,那不就是水泥船嘛!”卢锡辉指着江岸边两艘老船说,用水泥模制作,虽然造价不贵,但经不起碰撞。所以后来又改回木船,只是体积大一些,可以装近30人。

  大约20多年前,渡船换成了大铁船,安全性能大大提升。2004年开始,卢锡辉开始负责渡口渡船经营,13年来朝夕不改,为老鸦洲村民出行保驾护航。

  渡口的静与闹

  渡船再次抵达河口老鸦洲渡口时,时针指向下午4时。原本安静的渡口热闹起来,从四面八方回来的渔船塞满了整个渡口。在卢锡辉的指挥下,两艘渔船让出道来,渡船才抵达岸边。

  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,共有10多艘渔船停靠渡口。为何下午4时渔船纷纷靠岸。原来每天天还不亮,渔民们就“出海”作业了,捕捞河鱼、河虾和河螺。近年来,河里的鱼类资源渐渐匮乏,渔民们收获的鱼虾并不多,所以河螺则成为了他们捕捞的主要对象。只见每一艘船上,要么夫妻合作,要么父子同心,用特制的工具筛选出螺,然后装袋。岸上,一个多小时前一辆白色的小货车停在岸边,等待着货物到来。过称后,两名大汉把一袋袋的螺扔上货车,“堆高点,堆高点,今天可以多装点。”司机大声喊道。此时的老鸦洲渡口成为了一个热闹的临时河鲜收购集市。

  而一个小时之前的老鸦洲渡口,安静地可以听到微风吹过的声音。渡口旁的海鲜酒楼停止了营业,整个渡口只有一两位村民在等待渡船的到来。只有偶尔经过的沙船引擎声打破渡口的安静。在静谧中,看着不远处的百年老海关、百年老邮局和民国时期建的半江桥,时间仿佛凝固了。

  在动与静的交替中,老鸦洲渡口经历了历史变迁,但无论是过去,还是现在,渡船都是通往岛上的唯一交通工具,渡口的故事还将持续上演。

  (文/图 佛山日报记者宾水林)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佛山新闻网无关。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,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(责任编辑:韦福云)

欧冠足球投注app